主页 > 国内新闻 > 即时新闻 > > 一个经典短篇爱情故事

一个经典短篇爱情故事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7-09-11 21:15 责任编辑: 小编

亲,您如果觉得一个经典短篇爱情故事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一个经典短篇爱情故事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A classic short love story
这是一个典范伤感的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故事...
(一)
琉璃,你命犯桃花,有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劫。短片爱情故事,
沈家若顶着一头杂乱无章(be out of order)的头发,穿戴大花的睡袍,盘着腿坐在琉璃的白色床单上,瞪大眼睛大呼小叫。
琉璃正坐在镜前梳头发,牛角的细齿梳,握拿在手里,凉而光滑。象林然的手指,修长(tall and slender)而冰冷(ice-cold )。
琉璃把牛角梳扔向家若,死妮子,又乱说(talk nonsense)。
家如果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从高中起,就成了琉璃的死党,两人的形状与性情却又是相差太远的人,琉璃是个淡淡的女子,穿浅色(light colour)的长裙,用浅色(light colour)的窗帘和床单,房间一尘不染(be spotlessly clean),永久是如缎的长发披肩,而家若,则满身都是猖狂(insane)的经胞,穿得妖媚而性感,头发的色彩(color)从来没有统一(unify)过,琉璃经常(frequently)一觉醒来,就已经不记得家若明天头发的色彩(color)。
家若不会晓得,两人会有雷同(identical)的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家若常说,琉璃,若我是汉子( man),我就娶你。
琉璃只淡淡一笑,家若,若你是汉子( man),我也不会嫁你。
(二)
十五岁时,琉璃就认为自己有了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虽然那时候不晓得什么是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
琉璃与林然是在统一年搬住那个城区的冷巷(by-lane)并作了邻居(neighbour),那一天,恰好琉璃生日,穿了烟色的棉质裙子,拎着一只皮箱,声音细细的,带着怯生生的羞怯(shy),一说话就酡颜。碰巧(as luck would have it)林然的母亲与琉璃的父亲是同亲(a person from the same village, town or province),两家便多了几份接近。琉璃的母亲在琉璃少小(childhood)时就过世了,琉璃对母亲的印象仅仅是苍白的面庞(facial features)和满屋子的药味,琉璃生得象母亲,尖尖的下颏,修长(tall and slender)的眉毛和大大的眼睛,活脱脱的丽人胎子。林然的母亲一见琉璃就打心眼里爱好,拉了琉璃问寒问暖,最后(last)非认了琉璃作干女儿,并正经八摆的摆了几桌酒菜(feast),送了一条细细的铂金链给琉璃。算是行了认亲礼。
林然就是那天出现在琉璃眼前(before one's eyes)的,二十二岁的林然,正在上大四,黑黑的皮肤,穿戴洗得发白的牛崽裤,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总有几绺掉下来,斜在眉梢上。眼里是一副桀傲的,毫不在意的神色(expression),琉璃爱好林然的眼神,在以后的很多( a good many)日子里,琉璃曾偷偷地盯住林然的眼珠看,那边(that place)面有太多靓丽女孩的身影,那边(that place)面,没有琉璃。
琉璃见到林然时,先低了头,悄悄地唤一声“林然哥哥”,中间的friend就起哄,林然你小子好福气啊,家里多了个神仙般的mm,林然就大笑,拉过琉璃来,揉着琉璃的头发,琉璃妹子你别理那几个混小子啊,他们要敢欺侮(bully)你,看我不剥了他们的皮。
琉璃就更深的低下头去,耳旁满是(All)林然的声音,多吃点多吃点,看你瘦得,风吹都会倒,长胖点会更英俊(pretty)啊。
琉璃却始终没有胖起来。短片爱情故事,
(三)
琉璃不爱好有月亮的夜晚,有月亮的夜晚总是容易故意事,拉开窗帘,月亮的脸就变成了林然的脸,冲着琉璃笑。
林然一直是个不安份的人,拍过广告,做过保险,开过公司,都不久长(for a long time),林然对琉璃说过,自己的心愿(desire)是在都会之间游走,无所谓以什么情势,只是爱好那种生疏(strange)的环境(environment)生疏(strange)的人群带给自己的活气(vigour)与刺激。
林然说这话的时候,琉璃二十岁,正在读林然读过的那所大学。琉璃爱好在校园里散步(stroll),设想林然之前走过这些地方时的情形,有时候,琉璃会在无人的夜晚抱一只篮球,坐在球场边,闭上眼睛,林然充满活气(vigour)的身影就会在眼前(before one's eyes)跑动起来,月光洒下来,照在琉璃的脸上,俏丽(beautiful)而纯粹(pure)。
琉璃二十一岁生日时,林然从外埠(other places)给琉璃寄了一串水晶项链,说是水晶最适合琉璃了,纯粹(pure),高尚(noble)。琉璃却觉得自己更象磁器,内中(inwardly )充满了伤痕,表面还是不露陈迹(mark)地纤细俏丽(beautiful)。
(四)
家若的男friend走马灯似的换,琉璃经常(frequently)叫错了名字,家若便大笑,人说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中的女人最笨,我看这句话要改了,应该是未曾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过的女人最笨了。
家若正式把琉璃介绍给自己的哥哥,一个事业有成,西装笔直(very straight),头发一尘不染(be spotlessly clean)的汉子( man),与家若完全(complete)一如既往。
沈家良是个循序渐进(His behavior appears rather stiff -- too observant of conventional standards.)的汉子( man),爱好循序渐进的干事(handle affairs),寻求(seek)琉璃时亦时如此,三年了,天天(Everyday)牢固的接送,定时的送花,在牢固的地方吃饭,送琉璃统一个牌子的香水。琉璃对于沈家良,有些模棱两可,有些迫不得已,也有些稍微(light)的激动(move)。只是,只是琉璃内心依然只有林然。
林然再次回家时,琉璃二十五岁,于俏丽(beautiful)中添了成熟的神韵,林然给了琉璃一个拥抱,很紧的一个拥抱,让琉璃有些恍忽,再望向林然时,却只见林然脸上只是习惯的笑颜(smiling expression),眼神里,还是没有琉璃。早晨约了家若兄妹一起吃饭时,琉璃向林然介绍家若兄弟时,见到林然眼里有跳动的火焰,琉璃的心就缩紧了,一阵阵的痛。家若那晚很英俊(pretty),粟色的卷发,玄色的皮装,过膝的靴,野性而充满了诱惑力。
林然当晚就带了家若回家。那又是个有月亮的夜晚,琉璃翻开窗帘,坐在阳台上,模隐约(vague)糊(in a daze)想起那首歌词,记住(Remember)你的好,象上瘾的毒药,它重复(repeatedly)骗着我。等你等太久,想你泪会流,而幸运快乐是什么。
(五)
琉璃,我爱你,我爱你。短片爱情故事,
琉璃醒来时,眼里大片大片的白色,一股激烈的药水味令琉璃皱紧了眉头。眼前(before one's eyes)人影晃悠(rock),琉璃还没想起来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一团白色撞到了自己眼前。
你总醒了,你吓死我们了,你都睡了三天了。大夫(doctor)查来查去也没查出缘由,只说你太衰弱(in poor health)了,早让你多吃点你就是不听,你看看,撑不住了吧。
三天了?自己昏睡了三天?琉璃摇摇头,一些影象渐渐地浮了上来,却还是不完全(complete),只记得那晚林然带走了家若。家若,家若的头发又成了白色的了,一身的牛仔装,还是那么野性实足(100 per cent),只是这会儿脸上有了泪痕。
家若,对不起。琉璃轻叹。
你没对不起我,要命的是我哥,这几天都没睡,除去上厕所,一步都没分开(leave)过,连生意都不顾了。
琉璃望向沈家良,那个穿着永久得体的汉子( man),这会儿眼睛充血了,胡子拉碴,领带歪着,一脸的焦灼。
那么,自己在晕厥(stupor)入耳到的爱的剖明(express)不是梦幻,应当是沈家良的诉说了,琉璃衰弱(in poor health)地对着沈家良笑笑,眼睛却超出(cross)家良的肩膀,望着靠在窗前的汉子( man),是林然,眼睛里依然跳动着火焰,眉着紧紧地皱着,狠狠地盯着琉璃。
琉璃,嫁给我,我会照顾你一生。沈家良拿出一只小盒子,声音有点暗哑梗咽。琉璃,我一早就买好了戒指,只是没有勇气向你剖明(express),你晕厥(stupor)的这几日,我明白(clear)自己真的没法落空(lose)你,嫁给我,好吗?
琉璃,快准许(promise)吧,象我哥哥这样的好汉子( man)所剩无多哦,我也希望你做的我的嫂子啦。家若欢呼雀跃,跳到林然身边,林然,你说好不好?短片爱情故事,
林然揽过家若,高声(loud)地说,琉璃,准许(promise)他。
琉璃盯住林然,足足十秒,林然却不看她,只垂头(lower one's head)与家若说话。琉璃不言语,只伸出右手,微微抬起无名指,当戒指渐渐套上手指时,琉璃闭上眼睛,有泪,徐徐(slowly)流出。
(六)
琉璃与家良在沈家的别墅里举办(hold)了盛大(grand)的定亲(be engaged to)典礼(ceremony)。除去手上的戒指与颈上的水晶项链,琉璃拒绝了一切金饰。家良一脸的幸运,林然拖着家若斗酒,琉璃也被灌了几杯,浅浅的醉了,却愈发显得娇艳动人。
家良已经浅醉,家若倒是醉得乌烟瘴气(in a complete mess [muddle]),琉璃便不让家良送自己,说我跟我哥一块回去就能够了。
其实林然也已经醉得不轻,琉璃十分困难(Very not easy)把他扶回自己的居处,给他脱了外衣(overcoat),洗了脸,关了灯,正准备拜别,却听到林然含糊不清地叫,琉璃,琉璃,琉璃。
还有什么事吗?林然哥哥?
林然猛地睁开眼来,充血的眼珠里有火焰在熄灭,别叫我哥哥,我仇恨(hate bitterly)你叫我哥哥,我做了你十年的哥哥,我不想做你的哥哥你晓得吗晓得吗?
琉璃被林然的模样吓坏了,林然哥哥,你喝醉了,早点休息吧。
正想回身(turn-back),却被猛地拉住了,林然的嘴唇压下来,琉璃我爱你,你晓得吗,我不想做你哥哥,我爱你。
如山崩普通,琉璃猛地呆住了,这么多年本来(original)不是自己单恋着林然,本来(original)林然一直爱着自己,本来(original)自己晕厥(stupor)时听到了梦话来自于林然。本来(original),本来(original)很多( a good many)事并不是设想。
林然的嘴里还在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温热的气味(breath)在琉璃的身上挪动,滑过脸庞,滑过颈项,在一阵痛苦悲伤(pain)之后,琉璃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七)
手机(telephone)铃响的时候,琉璃还未曾醒来,模隐约(vague)糊(in a daze)抓起听筒,耳畔是家良的声音,琉璃,昨晚睡得好吧?明天一起去试婚纱好吗?短片爱情故事,
不,不要婚纱,不要婚礼。什么都不要了。琉璃嘴边出现一个浅笑。
家良还在手机(telephone)那头说着什么,琉璃浅浅地笑着,挂上了手机(telephone)。
林然哥哥,林然。琉璃轻唤着,等待着,好一会,没有覆信。林然,林然,琉璃突然(suddenly)有了不祥的预见(forebode),冲起来一间间房的找着,没有人影,房间里没有任何林然留下过的陈迹(mark),岂非( surely it doesn't mean that ...)是梦吗?琉璃寂然地坐在床上,却发现了一团惊心动魄( see the scene which is dreadful to one's mind)的白色。
琉璃在那串水晶项链下发现了林然留下的字条,琉璃,其实从第一眼见到你时我就爱上你了,你那么美妙(fine),那么纯粹(pure),象水晶一样,让我不忍碰触不忍玷辱(stain)。我不是一个好汉子( man),早已习惯了流落(roam about)的生活,我给不起你任何安定(peaceful)的生活,甚至给不起你任何许诺(promise to do sth.)。沈家良是个好汉子( man),虽然对他我是如此的妒嫉,虽然对你我是如此的不舍和负疚(be [feel] sorry),但我还是选择了回避(escape)。家良会带给你幸运的,我祝福你们。原谅我的胆小,原谅我的激动(impulse),原谅我给你带来的一切损害(harm)。林然。
琉璃悄悄的笑了,笑着笑着,那些笔迹(handwriting)便一片隐约(vague),脸上冰冷(ice-cold )的一片,却不想擦。琉璃找出打火机,扑灭了字条,看着那些言语一点点地成了灰烬,熄灭的,是林然的眼神,成了灰的,是琉璃的心。
(八)
琉璃,你命犯桃花,有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劫。
也许这就是命数吧,在最不该晓得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的时候晓得了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在最不该具有的时候具有了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琉璃不晓得,这是幸运,还是不幸。短片爱情故事,
飞机徐徐(slowly)地升空,琉璃向着窗外悄悄挥手,别了,我的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别了,我的幸运,别了,我损害(harm)过的和我具有过的,一切,一切。 文章《一个典范短篇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故事》来自,转载请注明网址和作者!如果您爱好《一个典范短篇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ove)(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故事》,别忘记推荐给您的friend哟!

本文原标题一个经典短篇爱情故事,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qq8899.com/jishixinwen/98266.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美丽说新版上线 打造白领女性时尚生活方式
下一篇:没有了